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我看市政局(The Urban Council)

1998年,我還只係一個中四學生時,政府要廢除市政局,我係極力反對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合併方案,保留一個市政局,我當時係支持的(但經過多年想深一層,英國人設立2個市政局係有原因的,係資源問題,2個市政局更能把資源用在新界上,此乃後話;另,市政局的職能,係同英國的地區議會同等的,反而香港的區議會,係個奇怪產物。當然我相信當年港督成立區議會,係抄英國倫敦的做法。香港區議會為英國的地區議會,市政局為大倫敦議會,而立法局為英國國會)。 當年反對政府廢市政局的原因,係因為市政局始終係民選的,可有效地監督市政總署(今食環及康文署)的運作,包括有無亂用權力,亂用錢等。而且市政局財政獨立,並有能力修訂及訂立與市政有關的法例,分擔了立法局的工作量。 要知道,議會開會時間有限的,立法局可專注有關香港長遠的發展的事,而市政局可專心理民生相關的事,市政局能讓政府和議會的運作更有效率。而區議會本身的職能係咨詢性質,無什麼權,如要取消,反而我覺得最應廢除係區議會。 這是我當年所想的,到十幾年後的今日,已證明我當年所想的正確。今日區議會和當年一樣無權,而立法會只變成一個只關心民生議題的議會,對香港長遠發展的事,立法會近乎無力。 延伸閱讀: 還原市政局 廢除問責制 (時事評論員 林忌)

Posted in Gossip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民主社會:義工

台灣和香港,給我一個非常不同的感覺,係他們的公民社會比香港成熟太多(台灣的公民社會已非常接近歐美,但香港仍差一大段)。 台灣志工(義工)很多,但香港亦不少,但台灣志工給我的感覺係,他們去幫人同時,亦非常關心社會政策,會給不少建議和政策政府,政府政策有什麼問題,他們可以很快組織到一班人出來去給政府壓力,而這未必一定會分藍綠統獨。 而香港有很多義工給我的感覺,係對這個社會的觸角不足,只知做義工係幫人,不明白背後社會出現問題,係沿於政府的政策。香港人通常會把這些責任推到政黨和工會身上,作為義工的人,有不少對這些莫不關心。而我覺得大部份香港人不明白什麼係真正的民主。民主係要你我本身去參與,不能假手於人。我們需要假設政府、政客及政黨係壞人,所以民主社會會非常重視個人誠信,其次才是能力。 而因為政黨和政客不可信,所以才會有傳媒(media)去監察政府、政客及政黨的一舉一動,而給政府、政客及政黨壓力,正是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 由於中華文化太講內斂,但民主正正就係需要見到問題就出聲。因此東方受中華文明影響的地方所行的民主路,就算受過西方教育洗禮的地方,都係怪怪地。 而香港問題在,大部份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都受政府資助,而因為這些資助,而不能反對政府,因為一反對政府,下年就會被政府減少或取消資助,令到NGO和義工團體不能成為壓力團體一員,去監督政府…….. 延伸閱讀: 給王菀之:義工與政治

Posted in Gossip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放榜

今日係放榜日子, 新學制下的公開考試, 明顯係一試定生死. 考得到的, 固然開心, 恭喜可夠資格入讀香港的大學, 考不到的, 不開心是必然, 感到灰心亦係必然. 但事實已定, 人要生活, 人生如何, 下一步要怎樣行, 就一定要想想. 我的經歷, 不代表什麼, 只不過係我一個小小的故事, 想和大家分享, 十幾年後今日再回想, 究竟讀書所謂何事? 而人生又係什麼一回事? 這個, 亦係我想尋找的. 小學時, 當年中學派位, 能入讀華仁, 其實真係無什麼感覺, 開心的只係父母. 當年第一志願選華仁, 純是因為我自己擲骰決定. 當年第一志願, 家母最後決定在三間名校中選一間, 分別係華仁, 英華, 和伊利沙伯. 我在三間之中, 其實都不知哪一間好, 最後尾決定由天主決定(當年因讀天主教小學, 那時係非常信天主的, 但無受洗過),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ossip, Life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hy we have to study history?

Why we have to study history? History is for us to learn our dark side, not the bright side of the countries’ or world’s history. Why we have to learn our dark side? It could remind us to prevent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ossip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