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義工

台灣和香港,給我一個非常不同的感覺,係他們的公民社會比香港成熟太多(台灣的公民社會已非常接近歐美,但香港仍差一大段)。
台灣志工(義工)很多,但香港亦不少,但台灣志工給我的感覺係,他們去幫人同時,亦非常關心社會政策,會給不少建議和政策政府,政府政策有什麼問題,他們可以很快組織到一班人出來去給政府壓力,而這未必一定會分藍綠統獨。

而香港有很多義工給我的感覺,係對這個社會的觸角不足,只知做義工係幫人,不明白背後社會出現問題,係沿於政府的政策。香港人通常會把這些責任推到政黨和工會身上,作為義工的人,有不少對這些莫不關心。而我覺得大部份香港人不明白什麼係真正的民主。民主係要你我本身去參與,不能假手於人。我們需要假設政府、政客及政黨係壞人,所以民主社會會非常重視個人誠信,其次才是能力。
而因為政黨和政客不可信,所以才會有傳媒(media)去監察政府、政客及政黨的一舉一動,而給政府、政客及政黨壓力,正是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

由於中華文化太講內斂,但民主正正就係需要見到問題就出聲。因此東方受中華文明影響的地方所行的民主路,就算受過西方教育洗禮的地方,都係怪怪地。

而香港問題在,大部份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都受政府資助,而因為這些資助,而不能反對政府,因為一反對政府,下年就會被政府減少或取消資助,令到NGO和義工團體不能成為壓力團體一員,去監督政府……..

延伸閱讀:
給王菀之:義工與政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ossip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