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君がいない夏

君がいない夏 ~ DEEN 作詞:小松 未歩 作曲:小松 未歩 編曲:池田 大介 つらい朝はうんざりするね つまづいても楽しく生きてゆくよ 繰り出そう 追いかけて はるかな夢を どんなに離れていてもわかる 忘れかけてた甘い夏の日を あれからどれくらいの時間がたつの? 大好きだったあの笑顔だけは しばらく近くで重ね合う日々を ahh もう戻れない時を小さく祈っている 今は遠い優しい君を 打ち寄せてる穏やかな波がさらう 何もかも 思い出を失くしたせいさ あの日のように輝く夢も 忘れかけてた甘い夏の日も いつかは二人の胸によみがえる 少し大人になれる気がしてた それぞれ違う人生を選ぶことで ahh もう戻らない時を小さく祈っている 鮮やかすぎる 君がいない夏 あの声 あの仕草が 広がってく 言葉になんかできなくてもいい こぼれた日差しに心がにじんだ ahh もう戻れない時を小さく祈っている ahh もう戻れない時を小さく祈っている

Posted in Music | Leave a comment

電車男

無線劇集台重播電車男電視版, 不論翻看了那麼多次, 仍百看不厭. 香港版不及日本版好, 因為有很多配樂都因為版權問題, 在香港換了音樂, 令香港版失色了不少. 最欣賞電車男電視版的地方, 是惡搞. 若是對電視電影熟識的朋友, 尤其是外國經典及70-80年代的日本動畫熟識的朋友, 會發現有很多很有趣的惡搞地方. 尤其喜歡其拍攝手法, 如在女角後打大燈, 令人有一種光芒四射的女神的感覺. 配樂很貼題等. 不過, 劇內其實是有點醜化オタク就是了.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Tagged , | 2 Comments

隨筆2 (續前)

本人的中文真的一日不如一日…..唉…… 原文是英文, 是本人回信的一小段, 是回應”所有男人都是盲目”這一句. 其原因是本人再之前的信中, 問這位友人有沒有男朋友, 4年以來, 終於克服了自己的底線, 問了這一個問題. 她說沒有, 但身邊有男子找他約會, 但只看到她的面具, 不知她所真正喜歡的, 男人都是盲的. 本人已給她的光芒弄盲了很久, 可說是失明人士, 而且可說是永久失明. 回想4年前(02年)在英國, 第一天回大學, 在禮堂聽校長的講話, 本人當時坐在一行的末端, 隔壁位子坐了一位由中國大陸來的學生, 當時整行只坐了我們2位. 當校長說了一段時間後, 那位大陸學生和本人說很悶, 而且說這裡沒有美女, 就在這時, 我才發現她正坐在我們身邊的空位子, 坐在那位大陸學生隔壁(即那位大陸學生坐在我和她的中間), 那時整行只有我們3個人, 本人心道, 有一位正坐在你隔壁. 她當時穿著白衫白褲白鞋, 給本人的感覺很賢淑. 那時已一見鍾情. 當完成了開學禮儀後, 就去找她的蹤影, 當時在大堂有早餐會, 她正在一角品嚐著咖啡, 而本人就因讀了7年男校關係,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7 Comments

隨筆

所有男人都是盲目, 因為他們的眼睛, 都被心儀的對象, 所發出的光芒, 弄盲了.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1 Comment

哲道反思

本人很喜歡李天命的書, 在中五那時第一次看李天命的書, 就開始學習用語理分析來思考問題. 尤其到了大學時代讀到logic和reasoning時, 發現非常有用, 因為那些科目, 所需的就是語理分析. 寫電腦程式, 需要把人們的idea和design, 數理化地成為程式語言, 語理分析在那時就非常有用. 前2日在書局打書釘, 看到哲道反思這一本書, 是一本反李天命(理論)的書, 於是拿來看看, 看如何反李天命(理論). 該書的簡介: [李天命在《哲道行者》嚴厲批判基督教教義,結語︰「33教謬,如何安置?」他也在《殺悶思維》表示,他提出的33教謬,每一點的分量都重到令基督徒擔當不起。此言似是而非、誇張失實。 本書從分析哲學、科學哲學等角度,全面批判李氏的哲道,包括他的思方學和天人學。作者結集了著名哲學家的見解,例如羅蒂、科恩、奎因、波普、孔恩等,把他們的經典批判聚焦在李氏的哲道上,藉此指出它的弊病,給讀者反思的機會。 本書亦以難題解答的形式,正面回應李氏提出的33教謬,具體申明他的論點所存在的謬誤。在解答之餘,也以子矛子盾的方法,順勢批判他的哲道。這樣,希望能夠批判得徹底、回應得徹底。] 本人看完之結論: 8隻字: 避重就輕, 轉移視線. 該書一開始引用Rusell和Godel所找到的例子, 來否定邏輯. 因此一開始已以子矛子盾打倒自己. 之後, 用避重就輕, 轉移視線的方式, 來所謂的批判. 本人感覺不出有什麼正面回應. 該書亦否定語理分析, 但在批判李天命書中所謂的謬誤中, 亦用了所謂的語理分析. 本人在此不談哲學, 只談邏輯. 邏輯不等於哲學. 正確來說, Rusell和Godel所找到的矛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Life | Tagged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