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轉載: 《對理性的執著——我為甚麼要求撤科》動機篇

原文: FaceBook Post: 《對理性的執著——我為甚麼要求撤科》動機篇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要求撤科的動機何在?要求撤科,是因為課程不完善嗎?因為施政失當嗎?因為洗腦嗎? 課程是否完善,課程是否重疊,資源是否不足,準備是否不足,老師壓力是否太大,一向都不是市民所關心的。假如市民真的這麼關心這些議題,相信老師的工作會輕鬆得多。問題核心就落洗腦。而對於商業化的洗腦,一向都不是市民所關心的,否則社會的道德底德不會節節後退。 我們一直處理很多重要的社會問題,相比之下,推行國教科衍生的以上問題,只是一些小問題。並不是說小問題不用處理,但假如說我們為了以上小問題而勞師動眾,要麼就是良心突然醒覺,小問題也半步不讓,大問題更是加倍落力,要完美地守護崇高價值;要麼就是非理性地忽然正義,放著大問題不管,去執著小問題。 假如我們兩樣也不是,當中必定出現了一些比一切問更重要的問題,令我們非處理不可。這個問題,也是洗腦,但不是任何一種洗腦,而是針對灌輸「熱愛中共、熱愛執政者」的洗腦。因為,這點才最違反我們的核心價值。我不是要抺黑中共或是抺黑執政者,或是將問題故意政治化。但是,只要看看六四、七一市民上街的情況,正正因為反對中共暴政,反對執政者的不負責任,才會凝聚到這麼多的市民的。其他事件,就算是任何單一的民生問題,都不能凝聚這麼多的香港人。憑這點就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所在。要我們認同中共政權,我們做不到,更惶論熱愛它。 所以,香港人並非忽然正義,也並非為了完美地守護崇高價值,我們所守護的,只是我們的底線。施政失當也非我們的底線,下一代的教育也非我們的底線,洗腦也非我們的底線。我們容許政府弊政連連,我們容許商業活動每日對我們洗腦,家長容許子女沒禮貌,家長容許(甚至鼓勵)子女盲目拜金。但假如有一日,自己的子女盲目到對中共暴政歌功頌德,我們絕不接受!單是想像到下一代有可能壞到這個情況,已感無比可恥!這就是我們的底線,對於這種洗腦,我們半步不讓!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Posted in Computer, Gossip, Life, New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轉貼:《何謂洗腦》

原文: FaceBook Post: 《何謂洗腦》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甚麼是洗腦? 洗腦本來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在這次國民教育科事件中,主流討論裏的「洗腦」,主要是指「有害的思想灌輸」,本文也以此為定義。所以,這裏也不討論「洗腦」是否有害,因為在主流的討論中,有益的就不叫「洗腦」。至於少部人提到「有益的洗腦」,這裏就以「有益的思想灌輸」代替,以消誤會。 所謂的思想灌輸,是以「令人認同某個思想」為目的。為了使人認同這個思想,可以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總之認同結論就是了。這樣的思想灌輸也可能是有益嗎?可能的。在以下兩種情況,這種灌輸是有益的: 1.在被灌輸者未有能力推論出答案之前,已需要利用「正確的」答案來指導行動。 例如: – 在小孩未有能力了解為甚麼「殺人是不對的」之前,也要令他們認同「殺人是不對的」,以令他們不會傷害別人。 – 在小孩未有能力了解為甚麼要以禮待人或尊重別人之前,也要令他們認同「要有禮貌」或「要尊重別人」,以令他們做出有禮貌或尊重別人的行為。 2.在被灌輸者未有能力推論答案之前,已需要利用「正確的」答案來做進一步推論。 例如: – 在小孩未了解為甚麼要為他人著想之前,也他們已需要以「人應為他人著想」為基礎,去判斷對錯。 – 在小孩未有能力推論出「善惡有絕對標準」的結論,但仍要以「善惡有絕對標準」為基礎,去理解世界。 我們的價值觀、基本信念(亦即我們的良知),是我們思考一切問題的前設,在我們未有足夠的能力時,唯有靠思想灌輸,這些信念才得以建立。所以,思想灌輸,其實也是培養良知的一個過程。可是這個過程並不完整。因為「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的方法所得出結論並不堅固,當洗腦者從經驗和實踐中認識到真實世界,或是思想成熟得用理性探索答案時,便會動搖。 所以灌輸只是暫時性的,只適用在認知能力未完全成熟的時候。隨著孩子的能力增長,應該同時培養他的理性思考,訓練他們理解、推論和尋找答案的能力。最終幫助他們探鞏固正確的答案,修正錯誤的答案,索自己的答案,豐富人類對真理的理解。 因此,第一種有害的灌輸(洗腦),就是只有灌輸,並無培養被灌輸者理解和探索的能力。在這程洗腦的情況下,被洗腦者不求甚解,就算所灌輸的是正面思想,也容易動搖。而且由於對所認同的思想並沒有充分了解,所以基於這些思想所做的推論便容易出現謬誤,應用在複雜的世界時,也會做出錯誤的行動。即使方向正確,但方法錯誤,仍然是錯誤的。這種洗腦,千百年來在各個地域、宗教、文化體系也有出現。但隨著社會進步、理性抬頭,這種錯誤已漸漸被糾正過來。 第二種有害的灌輸(洗腦),就是所灌輸的思想,是與真理相違背的。在這程洗腦的情況下,洗腦者在心智未成熟之前,向被洗腦者灌輸錯誤的價值觀。 例如: -「不應為他人著想,只應為自己著想」 -「善惡並無絕對標準,只看是否對自己有利」 以這些角度去了解世界,也是能自圓其說的,而且也可以有合理的推論。被洗腦者即使具備理性思考的能力,也不會否定這些思想。可是,我們對真理的認識、對好與壞的判斷,並不單純由理性邏輯推論出來,還靠千百年以來人類的經驗和實踐所沉澱出來的。對宗教信徒來說,真理更是由神所啟示的。而根據「我們」對真理的認識,這些例子裏的思想並不符合真理,「我們」認為「他們」的信仰是錯的。即使方法正確,但方向錯誤,仍然是錯誤。在利益掛帥、埋沒人性的世代,這種洗腦大行其道。面對這種錯誤,我們唯有加強正面的教育與之抗衡。但這種錯誤還不算最錯,至少灌輸者深信他所灌輸的。 第三種灌輸(洗腦),就是灌輸者明明不相信他所灌輸的思想,但是為了控制被灌輸者,以獲取個人利益,還是向他灌輸錯誤的思想。 例如: – 數十年前,一個操控賣淫的邪教,令教徒相信賣淫是傳教和奉獻的方法,是委身於信仰的表現。他們的教主並不相信這些教義,但為了從中獲利,於是對信眾洗腦。 – 一些獨裁政權,為了在壓迫人民的同時,令人民不會反抗。統治者明知執政者並不愛人民,卻要人民相信執政者是愛他們的。 在這種洗腦的情況下,洗腦者知道所灌輸的思想是錯誤的,自然不會主動培養被洗腦者的理性思考,所以方向和方法皆是錯誤的,是完全的錯誤。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就是類似這種洗腦。 然而,這種洗腦也不能單獨存在。因為洗腦者既知道現實世界並不如他所灌輸的,也知道「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的方法所得出結論並不堅固。當被洗腦者從經驗和實踐中認識到真實世界,或是思想成熟到能以理性思考尋找答案時,便會動搖。因此,他們會控制世界、控制思想。邪教組織的方法是讓教徒脫離家庭,隔絕與世界接觸,從而控制被洗腦者的世界;思想是不能直接被控制的,於是他們派資深的「長老」時刻與被洗腦者交談,控制思想的交流,限制他們以理性尋找答案的能力,從而控制思想。而獨裁政權所用的,是另一套方法,他們控制傳媒,剝奪新聞、集會、示威自由,以控制人民所接觸到世界;再剝奪言論自由,打壓反對言論,令人不敢說真心話,控制理性思想的交流,從而控制思想。這樣,才能達到洗腦目的。 我上述所說的,香港的官員未必懂,但中共的洗腦專家比我專業萬倍,他們肯定懂。如果他們決意對香港人洗腦,他們肯定不會單單在教育下手,必定會剝奪新聞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而假如他們決意對香港人洗腦,表示他們決意保留壓迫香港人的權利。(至於他們會否行使這個權,請憑經驗和理性自行判斷。) 因此,反對壓迫、反對控制思想、反對剝奪自由、反對歪曲真相、反對埋沒理性,才是反洗腦行動背後要守護的價值。面對有預謀的壓迫、控制思想、剝奪自由、歪曲真相、埋沒理性,我們不讓半步,但是這抗爭卻非常漫長。所以,撤科只可以是起點,否則一切行動都是虛偽和荒謬的。 劉彥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Gossip, Life, New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