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政治

是否需要有園區才能搞高科技?

搞科技, 有無需要園區這樣野, 其實要好睇搞乜野. 有當然好過無, 但有園區唔代表搞得到科技, 但無, 有D科技野係搞唔到. 一個產業, 點解會集中在一個地區? 這個不只係傳統行業現像, 高科技工業, 甚至軟件業都係一樣. 否則, 在網絡通訊發達的今日, 為何美國的科技產業會集中在矽谷? 集中在一個區的原因, 係因為產業鏈. 講返香港, 傳統製衣業集中在長沙灣, 膠廠集中在新蒲崗, 五金鐘錶在官塘, 電子廠在葵涌. 而在深水埗鴨記做電子零件批發, 大角咀新填地五金, 布去汝洲街, 木去南昌街, 等等. 集中原因, 因為配套, 交通方便, 行家買貨借貨都容易. 重有融資, 會計, 法律之類. 所以山卡啦地方, 產業配套唔齊好難搞得起. 這個, 在中四地理有講. 而高新科技, 有無需要園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Gossip, Life, New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創新科技局乜乜乜:軟硬雙修,才是創新科技的走向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18/99722 創新科技局又胎死腹中, 作為IT人, 覺得這個理所當然. 因為有局同無局, 政府其實都係唔知乜野係創新科技, 唔會識搞, 所以最好唔搞好過搞. 但話又說回頭, 莫乃光議員其中一個POINT, 有局始終好過無局, 原因係, 多左個局, 我們多左個明確對像, 年年鬧, 月月鬧, 日日鬧. 好過現時科技政策, 係UNDER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而這個局, 係同時管”對外商貿關係、促進外來投資、保護知識產權、支援工商業、發展旅遊、保障消費者權益、促進競爭、資訊科技、電訊、廣播、電影及創意產業,以及發展創新科技等事宜”, 即代表, 創新科技只係在現行架構上, 只佔一小部份, 那麼, 政府又點會理我們IT行業生死, 聽我們聲音? 所以有局好過無局, 係有少少道理. 咁我又係咪好支持政府成立科技局? 立局與否, 分別不大. 政府現今都係亂用錢, 單係所有同中国有關的項目, 個個都超支一千幾百億, 咁多幾億整個局, 係真係細數. 但成立科技局係咁真係幫到香港? 我對此有保留, 因為班人唔知乜係創新科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 Gossip, New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熱烈慶祝中華民國102年國慶

熱烈慶祝中華民國102年國慶 願中華民國國運興隆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 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 夙夜匪懈,主義是從。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 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 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中華民國萬歲

Posted in New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看市政局(The Urban Council)

1998年,我還只係一個中四學生時,政府要廢除市政局,我係極力反對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合併方案,保留一個市政局,我當時係支持的(但經過多年想深一層,英國人設立2個市政局係有原因的,係資源問題,2個市政局更能把資源用在新界上,此乃後話;另,市政局的職能,係同英國的地區議會同等的,反而香港的區議會,係個奇怪產物。當然我相信當年港督成立區議會,係抄英國倫敦的做法。香港區議會為英國的地區議會,市政局為大倫敦議會,而立法局為英國國會)。 當年反對政府廢市政局的原因,係因為市政局始終係民選的,可有效地監督市政總署(今食環及康文署)的運作,包括有無亂用權力,亂用錢等。而且市政局財政獨立,並有能力修訂及訂立與市政有關的法例,分擔了立法局的工作量。 要知道,議會開會時間有限的,立法局可專注有關香港長遠的發展的事,而市政局可專心理民生相關的事,市政局能讓政府和議會的運作更有效率。而區議會本身的職能係咨詢性質,無什麼權,如要取消,反而我覺得最應廢除係區議會。 這是我當年所想的,到十幾年後的今日,已證明我當年所想的正確。今日區議會和當年一樣無權,而立法會只變成一個只關心民生議題的議會,對香港長遠發展的事,立法會近乎無力。 延伸閱讀: 還原市政局 廢除問責制 (時事評論員 林忌)

Posted in Gossip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民主社會:義工

台灣和香港,給我一個非常不同的感覺,係他們的公民社會比香港成熟太多(台灣的公民社會已非常接近歐美,但香港仍差一大段)。 台灣志工(義工)很多,但香港亦不少,但台灣志工給我的感覺係,他們去幫人同時,亦非常關心社會政策,會給不少建議和政策政府,政府政策有什麼問題,他們可以很快組織到一班人出來去給政府壓力,而這未必一定會分藍綠統獨。 而香港有很多義工給我的感覺,係對這個社會的觸角不足,只知做義工係幫人,不明白背後社會出現問題,係沿於政府的政策。香港人通常會把這些責任推到政黨和工會身上,作為義工的人,有不少對這些莫不關心。而我覺得大部份香港人不明白什麼係真正的民主。民主係要你我本身去參與,不能假手於人。我們需要假設政府、政客及政黨係壞人,所以民主社會會非常重視個人誠信,其次才是能力。 而因為政黨和政客不可信,所以才會有傳媒(media)去監察政府、政客及政黨的一舉一動,而給政府、政客及政黨壓力,正是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 由於中華文化太講內斂,但民主正正就係需要見到問題就出聲。因此東方受中華文明影響的地方所行的民主路,就算受過西方教育洗禮的地方,都係怪怪地。 而香港問題在,大部份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都受政府資助,而因為這些資助,而不能反對政府,因為一反對政府,下年就會被政府減少或取消資助,令到NGO和義工團體不能成為壓力團體一員,去監督政府…….. 延伸閱讀: 給王菀之:義工與政治

Posted in Gossip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