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o! Russia

都有幾年沒去聽過音樂會, 在4月25日晚8時, 還帶著病的我, 和家弟, 一同去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欣賞由香港管弦樂團舉辦的Bravo! Russia音樂會.

為何心血來潮去聽, 是因為家弟無意中在search網站其間, 發現當晚有其最愛的樂章Tchaikovsky 的 Overture 1812,

而且只演2場, 所以在表演當日幾日前才匆匆買門票, 但門票只餘台則位.

當晚樂團演奏以下4個樂章:

Glinka 的 Russlan and Ludmilla: overture
Rachmaninov 的 Piano Concerto No.3
Mussorgsky 的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Ravel 改編)
Tchaikovsky 的 Overture 1812

指揮是Jakub Hrusa < http://www.hkpo.com/tch/concerts_and_ticket/artists/artistsdetail.jsp?id=846 >

而鋼琴是Barry Douglas < http://www.hkpo.com/tch/concerts_and_ticket/artists/artistsdetail.jsp?id=847 >

http://www.hkpo.com/eng/concerts_and_ticket/concerts/concertdetail.jsp?id=58

由於太遲訂門票, 我們買的位已是沒人要的位, 坐的位置是台則位, 聲音感覺不太好, 好像變了單聲道, 但可看到指揮及彈剛琴者的樣子.

聽音樂會, 除了是聽覺的享受外, 更是視覺的享受. 一邊聽著美妙的音樂, 另一面可欣賞到指揮出息的表演, 以及各團員出息的演奏, 肉緊、認真的表現, 以及陶醉的樣子.

非常精彩的演出. 美中不足, 是當晚有太多雜音, 如抽鼻子的聲, 咳嗽聲, 竊竊私語等, 影響演出.

不知是否香港人的素質愈來愈差, 還是當晚太多門外漢, 以前聽音樂會是很少會有這些聲音, 但當晚特別嚴重.

以前學校教落, 去音樂會, 要盡量不要發出聲音, 就算是打噴嚏, 抽鼻子, 咳嗽等, 能忍就要忍, 直到中段停頓為止, 若真的忍不到, 都要盡量小聲, 不要影響他人, 這是基本禮儀. 因此在聽現場收音的cd, 在中段停頓時常會聽到打噴嚏, 抽鼻子, 咳嗽等聲音.

還有, 當晚在我身旁坐著幾位初中生, 半場還沒到, 就聽得不耐煩, 開始聊天上來, 最後我忍不住要向他們作了個肅靜的手勢, 他們才停止.

另外, 當Piano Concerto No.3曲目演奏完, 人們給與熱烈的掌聲, 有人大叫Bravo, 但坐在我身後不遠的地方, 有人在說”是否真的那麼好?不用那麼熱烈的吧”. 我覺得, 就算覺得不好, 都尊重一下大師, 不要說出來, 這樣好像給人一種你真的好像很懂很厲害而且自己來會更好的令人討厭的態度. 若真是懂音樂的, 就不會買最便宜的門票, 而且還要是台則位, 除非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在最後那幾天才買票!

當日是否超水準, 由於其曲目在現場本人只聽過一次, 很難說, 但所選曲目, 以及表現, 可以說是水準以上.

(雖1812本人亦曾聽過現場, 但已是10年前)

同場加映, Barry Douglas在中場休息前, 徇眾要求, 演奏多一曲給我們, 樂章耳熟, 但忘了是哪一個曲目, 望日後聽cd再能想出其曲目.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ossip, Life, Music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