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颱風派比安, 令香港經歷過一個近十年來, 破壞力最強的一個三號風球.
天文台在此事件中, 受到輿論及普羅大眾的怒罵,
談何解那麼大風都不掛八號風球.
而天文台台長力指掛三號風球是依據科學數據和指引,
以港內平均風力來作為根據, 在港內平均風力只有62km/h下
(63km/h以上為8號風球),
掛三號風是正確的造法, 說要衡量對香港的影響,
又說是對得住良心什麼的, 又說沒有政治壓力.

而地下天文台台長就質疑天文台只以港內平均風力來作準,
而忽視其他非港內測風站的數據,
是視香港市民安全之不顧,
因除了港內的測風站,
其他測風站所錄得的平均風速都達致烈風或暴風程度.
又認為採用三十年前的準則不合時宜.

香港各界對天文台今次做法都有不同議見,
有的是支持, 有的是以陰謀論質疑.

以下只本人在今次3號風球所見的.
早上聽新聞, 7:30分港外所有渡輪航線停航,
本人還在說有沒有錯, 只是3號風球, 船都要停航? (因為長洲在吹暴風27.5m/s)
本人家在石硤尾, 是市區, 但由家到地鐵站這段路,
要扶著柵杆才能前進, 在過馬路時, 險被風吹倒.
在本人工作的地方數碼港, 不是巴士站牌倒, 都是樹倒,
公司車改走了不少路.
本人工作公司有不少同事是住東涌, 他們花了很多時間才能回到公司.
在新聞看到有市民給吹走的垃圾桶撞倒.
貨櫃碼頭的貨櫃給吹倒, 有2位市民險些給倒下的貨櫃擲死.
此次三號風吹倒了6百幾棵樹, 比上次十號風球的近300棵樹強一倍有多.
機場因吹暴風, 及有風切變, 幾百班航機取消.

天文台應慶幸今次風災沒有帶來大破壞及人命傷亡,
亦要慶幸三十年來, 城市發展愈來愈好, 房屋和護士牆愈來愈堅固.

在七八十年代及90年代初, 香港還有很多木屋區, 臨屋區, 船屋等,
維港兩岸大廈亦沒有現時那麼高, 維港亦比現時寬,
以前的貨運碼頭集中在上環, 西環, 尖沙咀, 紅磡, 油麻地, 大角咀一帶,
打一次風, 都會有山泥傾瀉, 強風吹走民居, 市民, 船隻等.
打一次風, 都會有市民無家可歸,
打一次風, 政府都要出大量人力物力賑災, 安置
無家可歸的市民.
打一次風, 造成的經濟損失非常巨大.
打一次風, 要走一次難.

掛風球的作用, 是把一大堆科學數據, 經專家分析, 把其形象化,
以一個簡單的訊息, 向市民或經港的船隻,
說現時的天氣狀況, 讓市民知道有沒有危險,
要作出怎樣的行動, 防範.

市民對風球的反應, 1號, 就會有風來, 3號, 有機會打得成, 要防風,
8號以上, 有危險, 要留在安全地方, 如防風站(又或, 有假放).

有人指出, 風球是
向港內船隻發佈有關熱帶氣旋情況及大約位置的消息.
因此以港內平均風力是正確造法, 而今次掛3號風是正確的.

但若是只向港內船隻發佈有關熱帶氣旋情況及大約位置的消息,
(即是對船長說, 現在出海是不是時候)
本人相信, 天文台會掛8號, 因除了港內的測風站外,
其他在主要航道附近的測風站, 都錄得平均風均達致烈風或暴風程度,
這些風都足以吹翻船或把船吹離原本的航道.
而這次3號風, 港外的船是停航的,
這表示, 船公司都認為出港會有危險, 所以停航.
因此那位人兄以這理由來支持天文台, 有所不足.

在天文台網頁上:

香港天文台:以科學保障大眾安全,建設美好社會,樹立世界模範。


若是
以科學保障大眾安全,
那麼除了港內的測風站只測到強風程度,
而其他測風站, 包括青衣等人口多的地方, 達到烈風或暴風程度,
那麼又是否
以科學保障大眾安全?

有人說, 人們看風球, 應要看附加資料,
如 “現 時 港 內 普 遍 吹 強 風 , 離 岸 海 域 及 高 地 間 中 吹 烈 風”,
但人們通常只會看最簡單的資訊, 如幾號風, 很少會看
附加資料,
而且
附加資料要在網頁, 或新聞中才能得知,
未必人人都會有時間去看新聞.
還有就是, 並不是所有人會明白附加資料中的內容,

科學的術語, 不會有很多人明白其內容所表達的真正意義,

要不然何解那些什麼能量水廣告還能大行其道?
就是因為要能更容易表達一個訊息給大眾, 所以需要用風球.

天文台早幾年換了新台長,
這位台長和前任台長, 雖然都是用30年前所制定的標準來掛風球,
但明顯地, 2位台長發風球的準則有很大的分別,
人的適應力有限, 若作出太大改變, 人是不能適應的,
而且, 有很多時, 人是以經驗來判斷,
如已習慣3號風的情況會怎樣, 8號風的情況會怎樣,
一下子改變了
準則, 人就會不能適應, 而忽視了新準則下3號風的危險性.
希望新台長不是因某些壓力, 而和上任台長的準則差別太大,
從而忽視一些潛在危險, 而威脅到市民安全.

希望天文台真是
以科學保障大眾安全,
而不是以某些考慮,
來衡量掛風球的準則.


題外話:
前一陣子, 公司為慶祝成立8週年,
除247外, 全體員工到了蒲台島活動,
在蒲台島碼頭上, 有一塊碑, 上面刻著建這碼頭的原因,
是因為原碼頭給颱風愛倫吹毀,
因此建這碼頭, 並刻碑記錄.
1983年的颱風愛倫(Typhoon Ellen,8310),是在西北太平洋上生成的其中一個颱風。愛倫於8月在西太平洋生成後,掠過巴林坦海峽及東沙群島,橫越南中國海,然後正面吹襲香港,之後在澳門及珠海之間登陸並移入內陸。香港一度為愛倫懸掛10號颶風訊號達八個小時。

9月7日上午5時,愛倫中心在香港東南偏東420海浬,皇家香港天文台懸掛1號戒備訊號。次日早上7時45分,天文台改掛3號強風訊號,香港的風勢亦在當天下午開始加強至強風程度。當天下午4時45分,天文台發出8號東北烈風或暴風訊號。晚上9時,潢瀾島開始風力達烈風程度;午夜後更進一步加強,至9月9日子夜至清晨1時,潢瀾島風速由每小時56海浬增強至每小時76海浬。天文台在1時改掛9號烈風或暴風加強訊號。在一小時後,即淩晨2時改掛10號颶風訊號。愛倫自東南向西北在香港以南掠過,其中心於早上7時最接近香港,當時位於大嶼山西南角分流以外約七海浬。香港境內潢瀾島最先感受到颶風,在4至5時錄得最高風速每小時86海浬。長洲則在6至7時錄得最高風速每小時90海浬,陣風128 海浬。香港島南端之赤柱亦錄得每小時平均87,陣風134海浬。海港之內,青洲每小時平均風速為74海浬,陣風119海浬。至上午10時,大部份地區風力下降至颶風程度以下,天文台改掛8號東南烈風或暴風訊號。至下午二時,大部份地區轉吹西南風,天文台再改掛8號西南烈風或暴風訊號。到下午5時半,風力下降至強風程度,再改掛3號強風訊號。最後在9時20分除下所有訊號。在9月8日至10日,愛倫共為香港帶來232毫米的雨量。

在香港,愛倫導致10人死亡,12人失蹤,333人受傷,1600人無家可歸。愛倫造成的船隻損失超過溫黛及露絲,44艘遠洋船遇險,26艘共25萬噸擱淺,23艘碰撞。其中1艘9,300噸的台灣貨船撞向青衣美孚油庫,油庫卸油裝置完全被破壞。一艘6000噸塞浦路斯貨輪撞上長洲東灣。300多艘小艇及遊艇沉沒,一艘五十六米風帆在香港以南十二海浬遇險,船上九人只有一人獲救。新界及大嶼山約80,000戶停電,市區內150處水浸,當中美孚新村水深達2米。新界農作物損失約港幣5000萬。保險業在風災中的賠償在港幣3億元(當年幣值)以上。

愛倫亦為廣東省八個縣帶來嚴重災害,最少16人死亡,92人受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