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的碗仔翅精神

碗仔翅精神
http://astrophellic.wordpress.com/2012/07/14/%E7%A2%97%E4%BB%94%E7%BF%85%E7%B2%BE%E7%A5%9E/

回應:

似曾相識, 基本上間間名校都是一樣.
本人就是在教育局標準下, 一個”負增值”的例子. 那又如何?
第一次會考不夠分要重考, 我刻意選夜校, 因為便宜, 又時間多.
第二次會考其實都不是太好, 抆車邊入到九龍工業,
高考肥二科, 話雖當年帶肺結核考試, 但我認技不如人, 我本想著讀IVE就算, 結果英國那邊不知何解收了我, 結果父母花畢生積蓄讓我去英國讀大學, 結果不負所望順利以一級榮譽畢業.
我非常記得, 因為英文的問題, 中一的成績其差,
當時班主任看死我讀不到大學.
其後試過花時間心機去讀, 結果只是跳了幾名, 之後決定以後只求合格.
直到第一次會考衰了後, 明白不是和自己學校裡面鬥, 而是和出面其他人鬥, 於是重讀那年花了不少苦工去追英文.
當時其他時間就拿了來看課外書, 打機, 玩LINUX, 而基本上建立我現時的價值觀的前期資料庫, 就是那段時間, 而我在IT這行的修行, 亦是那段時間開始, 對剛出社會工作的第一份工作用很大.
中學時代, 學校給我最大的得著, 是自由. 而亦明白到, 路是自己選的, 在自由社會下, 不想做的, 無人迫到, 想做的, 亦無人可阻止. 最重要自己怎去看自己. 人家看死的, 不欣賞的, 無所謂, 尤他的, 最緊要是自己知自己在做什麼, 我要他們他朝有日對我另眼相看, 正如當時班主任看死我不能讀大學一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