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需要有園區才能搞高科技?

搞科技, 有無需要園區這樣野, 其實要好睇搞乜野. 有當然好過無, 但有園區唔代表搞得到科技, 但無, 有D科技野係搞唔到.

一個產業, 點解會集中在一個地區? 這個不只係傳統行業現像, 高科技工業, 甚至軟件業都係一樣. 否則, 在網絡通訊發達的今日, 為何美國的科技產業會集中在矽谷?

集中在一個區的原因, 係因為產業鏈. 講返香港, 傳統製衣業集中在長沙灣, 膠廠集中在新蒲崗, 五金鐘錶在官塘, 電子廠在葵涌. 而在深水埗鴨記做電子零件批發, 大角咀新填地五金, 布去汝洲街, 木去南昌街, 等等. 集中原因, 因為配套, 交通方便, 行家買貨借貨都容易. 重有融資, 會計, 法律之類. 所以山卡啦地方, 產業配套唔齊好難搞得起.

這個, 在中四地理有講.

而高新科技, 有無需要園區? 其實係有, 園區配套齊, 係對所有園區的公司有幫助的. 而且, 在管理, 環保, 排污等問題上, 更易集中處理. 如要搞生物科技, 廢料要怎處理? 做精鋼, 冶金, 電子, 太空科技等, 廢氣, 污水, 甚至輻射廢料要怎處理? 一個真正搞科技的園區, 係有配套去解決問題. 至少, 若配套足, 實驗室, 工具, 機器, 可以互相借用, 可減少不少重覆開支. 相同公司, 有單做唔切可以互射單. 相輔相成.

至於香港所謂的園區, 到現時為止能否真的做到有足夠配套? 至少我覺得未夠. 要CABLE無CABLE, 要MON無MON, 要USB無USB, 要HD無HD, 要MOUSE無MOUSE, 要KEYBOARD無KEYBOARD, 衰起上來壞機, 要坐成個鐘車出去買. 另外, 裡面的公司能否做到互相補足? 單能否互射? 我現時為止不覺得這方面做到, 我要搵UI人, 好難搵. 要搵FN人, 好難搵. 我想搵一D可以FIT我們SOLUTION的IOT公司, 又無喎, 因為大多只做自己產品, 又要自己一條龍做系統平台, 要做平台的亦不會找到我們. 總之好多公司錯配, 咁點會吸到人, 點會搞到新野? 個個都在REINVENT THE WHEEL. 數碼港好少少, 至少有郵局. 科學園更仆街, 連郵局都無, 點寄野?

香港D園區, 所謂配套, 得談笑. 以為四周有COFFEE SHOP就可以搞到高科技. 與其靠人, 不如靠自己.

創新科技局乜乜乜:軟硬雙修,才是創新科技的走向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2/18/99722

創新科技局又胎死腹中, 作為IT人, 覺得這個理所當然. 因為有局同無局, 政府其實都係唔知乜野係創新科技, 唔會識搞, 所以最好唔搞好過搞.

但話又說回頭, 莫乃光議員其中一個POINT, 有局始終好過無局, 原因係, 多左個局, 我們多左個明確對像, 年年鬧, 月月鬧, 日日鬧. 好過現時科技政策, 係UNDER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而這個局, 係同時管”對外商貿關係、促進外來投資、保護知識產權、支援工商業、發展旅遊、保障消費者權益、促進競爭、資訊科技、電訊、廣播、電影及創意產業,以及發展創新科技等事宜”, 即代表, 創新科技只係在現行架構上, 只佔一小部份, 那麼, 政府又點會理我們IT行業生死, 聽我們聲音? 所以有局好過無局, 係有少少道理.

咁我又係咪好支持政府成立科技局? 立局與否, 分別不大. 政府現今都係亂用錢, 單係所有同中国有關的項目, 個個都超支一千幾百億, 咁多幾億整個局, 係真係細數. 但成立科技局係咁真係幫到香港? 我對此有保留, 因為班人唔知乜係創新科技, 創意產業.

好簡單, 數碼港同科學園搞了那麼多年, 係咪真係搞到成績? 大家其實都知. 香港咁多incubation, 又co-working space, 數碼港同科學園亦有co-working space同office, 但係咪真係我們需要? 大家不仿上去那些所謂co-working space, 公司多, 但真係在上面用的人不是太多.
講創新科技, 創意產業, 香港好似只側重在SOFTWARE上面, 以及其SERVICE. 但創新科技, 創意產業, 係咪就只係軟體上面? 又幾多間公司係只有軟體, 而會發達? GOOGLE, APPLE, MICROSOFT, IBM等都係有生產硬體.
現時美國其中一個好HIT的集資網站, kickstarter, 內裡不少有趣的創新科技產品, 都係硬件來. 而好多不少新的創意產品, 動不動都集資到數百萬美元.
現今常說的”聰明城市”, 智能身分證, RFID追貨的SYSTEM, 最HIT的四軸直升機, 無人架駛系統, 電動車, 潛水機械人, 3D PRINTER/SCANNER等等等等, 全部都需要硬體支援.
那麼, 做硬體, 就要在硬體上有配套, 而香港, 正正就係缺乏這邊的支援. 現時政策則重軟體方面, 不理另外一半, 創新科技創意產業, 又點會有一個完整的生態?

做硬體, 除了裡面電子部份, 重有內裡結構設計, 以及外殼. 而好多時, 這些設計, 不是話在電腦入面畫好, 就可以做成品直接推出市面. 要不斷做手辦, 不斷改, 改到適合到生產程序, 才有找廠家幫手開模生產. 因為如果模件有事, 成批貨就不能用且會全蝕. 所以在去到產生產之前, 必需自己有工具機器, 去做手模試作N次.

而香港, 正正就是缺乏工場同實驗室. 先不理會磨床, 羅床, 轉床, LASER CUTTER這一類大型機器先, 搞內裡結構設計及外殼, 我仍可以用3D PRINTER. 電子, 自已曬PCB同慢慢用辣雞辣電路板, 做PROTOTYPE仍是可以的. 但問題在地方, 香港有哪一間incubation, 或co-working space, 不是用中央冷氣? 有多少不是商務式OFFICE? 如果我要用3D PRINTER, 用辣雞, 曬板, 有何地方可以抽風? 成班人在OFFICE入面慢性中毒? 重有曬完板的容液要怎樣處理? 更不要說磨床, 羅床, 轉床, LASER CUTTER這一類大型機器去做一個最好的PROTOTYPE, 去集資或搵CV投資, 去做模搵廠生產.

1998金融風暴前, 我乃可以在不少房屋署的工廠大廈, 找到細廠幫我起模, 起手辦, 甚至借工場來用. 今日香港呢?

另外, 現時的資助, 一開始只會有10萬, 純SOFTWARE都只係頂到三到六個月人工, 如果要搞硬體, 真係杯水車薪, 更莫講話要買機器, 單係手辦DEFECT的COST都COVER唔到.

如果真係要搞高新科技, 至少要有工場, 實驗室, 機器等可以借用, 搞硬體才無那麼困難. IT不是只有軟體, 軟體有其局限, 需要硬體協助; 但專搞硬體, 亦不能擴展其硬體應用, 必需要軟體去優化. 軟硬雙修, 才是創新科技的走向, 畢竟, 這個仍是現實世界.

熱烈慶祝中華民國102年國慶

熱烈慶祝中華民國102年國慶

願中華民國國運興隆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
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
夙夜匪懈,主義是從。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
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
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中華民國萬歲

我看市政局(The Urban Council)

1998年,我還只係一個中四學生時,政府要廢除市政局,我係極力反對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合併方案,保留一個市政局,我當時係支持的(但經過多年想深一層,英國人設立2個市政局係有原因的,係資源問題,2個市政局更能把資源用在新界上,此乃後話;另,市政局的職能,係同英國的地區議會同等的,反而香港的區議會,係個奇怪產物。當然我相信當年港督成立區議會,係抄英國倫敦的做法。香港區議會為英國的地區議會,市政局為大倫敦議會,而立法局為英國國會)。

當年反對政府廢市政局的原因,係因為市政局始終係民選的,可有效地監督市政總署(今食環及康文署)的運作,包括有無亂用權力,亂用錢等。而且市政局財政獨立,並有能力修訂及訂立與市政有關的法例,分擔了立法局的工作量。

要知道,議會開會時間有限的,立法局可專注有關香港長遠的發展的事,而市政局可專心理民生相關的事,市政局能讓政府和議會的運作更有效率。而區議會本身的職能係咨詢性質,無什麼權,如要取消,反而我覺得最應廢除係區議會。

這是我當年所想的,到十幾年後的今日,已證明我當年所想的正確。今日區議會和當年一樣無權,而立法會只變成一個只關心民生議題的議會,對香港長遠發展的事,立法會近乎無力。

延伸閱讀:
還原市政局 廢除問責制 (時事評論員 林忌)

民主社會:義工

台灣和香港,給我一個非常不同的感覺,係他們的公民社會比香港成熟太多(台灣的公民社會已非常接近歐美,但香港仍差一大段)。
台灣志工(義工)很多,但香港亦不少,但台灣志工給我的感覺係,他們去幫人同時,亦非常關心社會政策,會給不少建議和政策政府,政府政策有什麼問題,他們可以很快組織到一班人出來去給政府壓力,而這未必一定會分藍綠統獨。

而香港有很多義工給我的感覺,係對這個社會的觸角不足,只知做義工係幫人,不明白背後社會出現問題,係沿於政府的政策。香港人通常會把這些責任推到政黨和工會身上,作為義工的人,有不少對這些莫不關心。而我覺得大部份香港人不明白什麼係真正的民主。民主係要你我本身去參與,不能假手於人。我們需要假設政府、政客及政黨係壞人,所以民主社會會非常重視個人誠信,其次才是能力。
而因為政黨和政客不可信,所以才會有傳媒(media)去監察政府、政客及政黨的一舉一動,而給政府、政客及政黨壓力,正是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

由於中華文化太講內斂,但民主正正就係需要見到問題就出聲。因此東方受中華文明影響的地方所行的民主路,就算受過西方教育洗禮的地方,都係怪怪地。

而香港問題在,大部份非政府組織(NGO)及義工團體,都受政府資助,而因為這些資助,而不能反對政府,因為一反對政府,下年就會被政府減少或取消資助,令到NGO和義工團體不能成為壓力團體一員,去監督政府……..

延伸閱讀:
給王菀之:義工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