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對理性的執著——我為甚麼要求撤科》動機篇

原文: FaceBook Post: 《對理性的執著——我為甚麼要求撤科》動機篇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要求撤科的動機何在?要求撤科,是因為課程不完善嗎?因為施政失當嗎?因為洗腦嗎?

課程是否完善,課程是否重疊,資源是否不足,準備是否不足,老師壓力是否太大,一向都不是市民所關心的。假如市民真的這麼關心這些議題,相信老師的工作會輕鬆得多。問題核心就落洗腦。而對於商業化的洗腦,一向都不是市民所關心的,否則社會的道德底德不會節節後退。

我們一直處理很多重要的社會問題,相比之下,推行國教科衍生的以上問題,只是一些小問題。並不是說小問題不用處理,但假如說我們為了以上小問題而勞師動眾,要麼就是良心突然醒覺,小問題也半步不讓,大問題更是加倍落力,要完美地守護崇高價值;要麼就是非理性地忽然正義,放著大問題不管,去執著小問題。

假如我們兩樣也不是,當中必定出現了一些比一切問更重要的問題,令我們非處理不可。這個問題,也是洗腦,但不是任何一種洗腦,而是針對灌輸「熱愛中共、熱愛執政者」的洗腦。因為,這點才最違反我們的核心價值。我不是要抺黑中共或是抺黑執政者,或是將問題故意政治化。但是,只要看看六四、七一市民上街的情況,正正因為反對中共暴政,反對執政者的不負責任,才會凝聚到這麼多的市民的。其他事件,就算是任何單一的民生問題,都不能凝聚這麼多的香港人。憑這點就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所在。要我們認同中共政權,我們做不到,更惶論熱愛它。

所以,香港人並非忽然正義,也並非為了完美地守護崇高價值,我們所守護的,只是我們的底線。施政失當也非我們的底線,下一代的教育也非我們的底線,洗腦也非我們的底線。我們容許政府弊政連連,我們容許商業活動每日對我們洗腦,家長容許子女沒禮貌,家長容許(甚至鼓勵)子女盲目拜金。但假如有一日,自己的子女盲目到對中共暴政歌功頌德,我們絕不接受!單是想像到下一代有可能壞到這個情況,已感無比可恥!這就是我們的底線,對於這種洗腦,我們半步不讓!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轉貼:《何謂洗腦》

原文: FaceBook Post: 《何謂洗腦》

作者: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甚麼是洗腦?

洗腦本來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在這次國民教育科事件中,主流討論裏的「洗腦」,主要是指「有害的思想灌輸」,本文也以此為定義。所以,這裏也不討論「洗腦」是否有害,因為在主流的討論中,有益的就不叫「洗腦」。至於少部人提到「有益的洗腦」,這裏就以「有益的思想灌輸」代替,以消誤會。

所謂的思想灌輸,是以「令人認同某個思想」為目的。為了使人認同這個思想,可以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總之認同結論就是了。這樣的思想灌輸也可能是有益嗎?可能的。在以下兩種情況,這種灌輸是有益的:

1.在被灌輸者未有能力推論出答案之前,已需要利用「正確的」答案來指導行動。

例如:
– 在小孩未有能力了解為甚麼「殺人是不對的」之前,也要令他們認同「殺人是不對的」,以令他們不會傷害別人。
– 在小孩未有能力了解為甚麼要以禮待人或尊重別人之前,也要令他們認同「要有禮貌」或「要尊重別人」,以令他們做出有禮貌或尊重別人的行為。

2.在被灌輸者未有能力推論答案之前,已需要利用「正確的」答案來做進一步推論。

例如:
– 在小孩未了解為甚麼要為他人著想之前,也他們已需要以「人應為他人著想」為基礎,去判斷對錯。
– 在小孩未有能力推論出「善惡有絕對標準」的結論,但仍要以「善惡有絕對標準」為基礎,去理解世界。

我們的價值觀、基本信念(亦即我們的良知),是我們思考一切問題的前設,在我們未有足夠的能力時,唯有靠思想灌輸,這些信念才得以建立。所以,思想灌輸,其實也是培養良知的一個過程。可是這個過程並不完整。因為「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的方法所得出結論並不堅固,當洗腦者從經驗和實踐中認識到真實世界,或是思想成熟得用理性探索答案時,便會動搖。

所以灌輸只是暫時性的,只適用在認知能力未完全成熟的時候。隨著孩子的能力增長,應該同時培養他的理性思考,訓練他們理解、推論和尋找答案的能力。最終幫助他們探鞏固正確的答案,修正錯誤的答案,索自己的答案,豐富人類對真理的理解。

因此,第一種有害的灌輸(洗腦),就是只有灌輸,並無培養被灌輸者理解和探索的能力。在這程洗腦的情況下,被洗腦者不求甚解,就算所灌輸的是正面思想,也容易動搖。而且由於對所認同的思想並沒有充分了解,所以基於這些思想所做的推論便容易出現謬誤,應用在複雜的世界時,也會做出錯誤的行動。即使方向正確,但方法錯誤,仍然是錯誤的。這種洗腦,千百年來在各個地域、宗教、文化體系也有出現。但隨著社會進步、理性抬頭,這種錯誤已漸漸被糾正過來。

第二種有害的灌輸(洗腦),就是所灌輸的思想,是與真理相違背的。在這程洗腦的情況下,洗腦者在心智未成熟之前,向被洗腦者灌輸錯誤的價值觀。

例如:
-「不應為他人著想,只應為自己著想」
-「善惡並無絕對標準,只看是否對自己有利」

以這些角度去了解世界,也是能自圓其說的,而且也可以有合理的推論。被洗腦者即使具備理性思考的能力,也不會否定這些思想。可是,我們對真理的認識、對好與壞的判斷,並不單純由理性邏輯推論出來,還靠千百年以來人類的經驗和實踐所沉澱出來的。對宗教信徒來說,真理更是由神所啟示的。而根據「我們」對真理的認識,這些例子裏的思想並不符合真理,「我們」認為「他們」的信仰是錯的。即使方法正確,但方向錯誤,仍然是錯誤。在利益掛帥、埋沒人性的世代,這種洗腦大行其道。面對這種錯誤,我們唯有加強正面的教育與之抗衡。但這種錯誤還不算最錯,至少灌輸者深信他所灌輸的。

第三種灌輸(洗腦),就是灌輸者明明不相信他所灌輸的思想,但是為了控制被灌輸者,以獲取個人利益,還是向他灌輸錯誤的思想。

例如:
– 數十年前,一個操控賣淫的邪教,令教徒相信賣淫是傳教和奉獻的方法,是委身於信仰的表現。他們的教主並不相信這些教義,但為了從中獲利,於是對信眾洗腦。
– 一些獨裁政權,為了在壓迫人民的同時,令人民不會反抗。統治者明知執政者並不愛人民,卻要人民相信執政者是愛他們的。

在這種洗腦的情況下,洗腦者知道所灌輸的思想是錯誤的,自然不會主動培養被洗腦者的理性思考,所以方向和方法皆是錯誤的,是完全的錯誤。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就是類似這種洗腦。

然而,這種洗腦也不能單獨存在。因為洗腦者既知道現實世界並不如他所灌輸的,也知道「跳過推論,直接跳到結論」的方法所得出結論並不堅固。當被洗腦者從經驗和實踐中認識到真實世界,或是思想成熟到能以理性思考尋找答案時,便會動搖。因此,他們會控制世界、控制思想。邪教組織的方法是讓教徒脫離家庭,隔絕與世界接觸,從而控制被洗腦者的世界;思想是不能直接被控制的,於是他們派資深的「長老」時刻與被洗腦者交談,控制思想的交流,限制他們以理性尋找答案的能力,從而控制思想。而獨裁政權所用的,是另一套方法,他們控制傳媒,剝奪新聞、集會、示威自由,以控制人民所接觸到世界;再剝奪言論自由,打壓反對言論,令人不敢說真心話,控制理性思想的交流,從而控制思想。這樣,才能達到洗腦目的。

我上述所說的,香港的官員未必懂,但中共的洗腦專家比我專業萬倍,他們肯定懂。如果他們決意對香港人洗腦,他們肯定不會單單在教育下手,必定會剝奪新聞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而假如他們決意對香港人洗腦,表示他們決意保留壓迫香港人的權利。(至於他們會否行使這個權,請憑經驗和理性自行判斷。)

因此,反對壓迫、反對控制思想、反對剝奪自由、反對歪曲真相、反對埋沒理性,才是反洗腦行動背後要守護的價值。面對有預謀的壓迫、控制思想、剝奪自由、歪曲真相、埋沒理性,我們不讓半步,但是這抗爭卻非常漫長。所以,撤科只可以是起點,否則一切行動都是虛偽和荒謬的。

劉彥君 慈幼英文學校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博士候選人

拒絕紅色洗腦, 撤銷国民教育

各位家長,要小心五毛之言論,現在五毛已大舉出動,有些會扮中立理性各打五十、有些會抹黑、有些會放假消息、有些會專用歪理來花你時間消磨意志及打擊士氣,要你先接受後檢討,請不要中計。政治就和買餸講價一樣,一定要狠,寸土必爭,只要有少少心軟,即會全敗,必需要以否定為肯定。

再者,国民教育是無需要和無必要,因為原本的常識(未合併前的社會科),通識,EPA,倫理,中史和中國文化,已有公民教育的存在。

公民教育,已包在通識和常識科(及以前未合併的社會科),是教社會結構,政府結構,政府權力來源,公民的政治權利和義務,政府的職責,自由人權法治,三權分立,以及基本法。讓身處在香港的公民,知道自己應有的權利和義務,懂得如何保護和保障自身應有的權利以及財產。

倫理,已有教有關德育,做人處世,待人接物的教育。

對中國的認知,我們有中史,中文和中國文化;對世界認知,中國在世界的定位,我們有世史科。對中國地理氣候社會的認知,我們有地理。

如果国民教育真的那麼重要,請問国民教育有無教什麼叫宋明理學?什麼叫內聖外王?什麼叫心即理至良知?唐宋八大家有哪八大家?竹林七賢是什麼?有什麼名書法家?黃河為何歷朝都會改道?中國的地勢是怎樣?不講遠,講近,哪一個列強吞並大清國最多的土地?六君子有哪六個?五四運動發生過什麼事?長江三峽水利最初是由誰構想?中國的火車之父是誰?中國的飛機之父是誰?中文電腦之父是誰?中共十大元帥有哪十位及其下場?1949年後的三反,五反,反右,鳴放,大躍進,三面紅旗,人民公社,文革等等的運動內容?五星紅旗的五粒星真正代表什麼?共產主義,馬列思想,民主集中制,國際主義的發展來龍去脈?一孩政策是什麼?……

請問這些是中史科,世史科,地理,中文科,文化科教比較好和全面,還是国民教育?

那国民教育有什麼獨立成科的必要?我唯一看到的,就是要學毛澤東書法,學毛澤東堅毅,看到五星紅旗要感動,中国拿金牌要感動,而不感動的,就要向同學“互相自我檢討”等一系列法西斯納粹軍國主義式的教育。

那請問国民教育,有何存在價值呢?

除了向下一代灌輸法西斯納粹軍國主義的思想,毒害下一代,毒害下一代香港社會,毒害下一代的中國外,花了過千萬做法西斯納粹軍國主義的教材和指引,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背後有強大的金錢利益交易,以及利益輸送,目的是淘空香港幾萬億的儲備,做真正的賣港賊。

香港書展2012

又到香港書展, 今年書展, 今年本身沒有什麼心情去書展, 基本上, 近年書展已成了特賣場, 書展的書和在樂文或其他書局所賣的差不多, 而因為最近已在樂文買了幾本書的關係, 所以不大有興致, 刻意去書展和人們鬥迫. 但當看到是屆書展, 請了白先勇先生來為其新書–父親與民國開座談會, 就決定出席, 目的為了取得白先勇先生的簽名.

白先勇先生的新書, 主要是想盡量還原其父的歷史, 因為其父白崇禧將軍一生, 都和民國有深厚的關係, 由參加革命, 北伐, 中原大戰, 抗日, 到國共內戰, 都有關係, 而書主要是希望能還完一些被遺忘或被扭曲的歷史. 而講座, 主要是為書中其父親照片, 作親身的解說, 資料極其珍貴, 原本一小時的講座, 要2小時才能完結. 原定開一個廳的講座, 因為人太多, 需要開多另一個廳作視像轉播, 可見其盛. 但有趣的, 我在星期二晚仍可網上預約取得入場資格.

在問題時間, 有些大陸來的學生問問題, 其中有個問白先勇, 他這樣寫書目的是為了平反所謂被扭曲的歷史, 是為國民黨平反之類, 白先勇答得很妙, 他說, 作為中國人有權知道歷史, 現在是時候還原, 因為大陸那邊放鬆了, 如果現在不襯老一輩未先遊前做的話, 以後要做只會更困難, 而至於還原事實後的評價, 後世自有公論, 最緊要是先把真相還原, 歷史真相還歷史真相. 而同場的一位大陸作家接著講, 中國大陸內民間很多人亦希望還原歷史真相, 而且非常積極, 可惜是”人民的對面”不想吧了.

而在答問時段後部, 就輪到老兵和老兵的後代發言, 他們只要一手上有咪, 就會滔滔不絕的講歷史, 要另主持限時他們發言……要不是講座超時, 其實聽聽這些老兵和老兵之後講述當年抗戰和打共產黨的歷史, 是幾好的.
最後, 有人問, 廣西話是怎樣的, 白先勇說, 廣西是一個有趣的方, 桂北的語言和四川話通, 但桂南就是講白話, 即廣州話, 而且即席示範講白話.

在書展內的文藝廊, 亦有一個展覽, 題為父親與民國, 展出了其書中一些白先勇先生覺得比較重要的照片. 場內亦有文字內容看版講解, 亦有一個有關白崇禧將軍的年表. 看年表時, 發現好多人都有這個問題, 就是問蔣中正是誰, 又或何解不叫蔣介石而叫蔣中正. 介石是字號, 中國人少直呼其名, 所以叫字多, 但蔣中正是其正名, 所以歷史以蔣中正為入. 亦可以解為何陳水扁要把中正紀念堂的牌坊”大中至正”改成”自由廣場”, 因為大中至正, 有中正兩隻字. 在此看來, 中國歷史是有需要成為必修科, 總好個什麼”国民教育”, 一個沒有歷史的民族是沒有未來.

今年的年度作家是也斯. 很可惜, 由於本人不太好文學, 所以對也斯先生是一無所知, 亦無看過其作品, 不過, 香港書展有心辦文藝廊和選出年度作家, 可向我們這些對文化界一無所知的市民, 介紹香港的文化人和活動, 是一件好事.

由於香港政治問題, 近年多了不少政治諷刺書, 今年書展, 當然不少得是諷刺”伟大的梁特首”的書. 另外亦有一些以高登文化為主的產品和書籍. 有副叫打鵪鶉的麻雀亦很有趣, 講有關官商勾結, 裡面的例, 可以打橫來, 真係精彩.

今年書展買的書, 以近代中國史為主, 以及一套中國文化的通識書, 雖那套通識書的知識我認識8成, 但那套書可作為中學生對中國文化認識入門, 值得收藏留後. 今年書展入手書籍:

古籍知識手冊1(古籍知識), 2(古代漢語知識), 3(文化知識) – 主編:高振鐸 – 萬卷樓 – 2008
熱昏的年代 1949-1965年紅色的大陸 – 張萬舒 – 天地圖書 – 2011
狂熱的年代 1966-1976年紅色的大陸 – 張萬舒 – 天地圖書 – 2012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上,中,下) – 陶菊隱 – 天地圖書 – 2011
父親與民國 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 戎馬身涯, 下 台灣歲月) – 白先勇 – 天地圖書 – 2012

筆順五碼Android版

本人在花了一個月的空餘時間, 幫筆順五碼寫了一隻開源的Android版本.
這是本人第一隻正式發表的Android App, 和之前iOS的一樣,
我第一隻APP亦是和輸入法有關的.

寫Android App的困難, 在於其API和iOS的設計方式不同, 寫的時候要重新適應,
不過寫落覺得有些似Java Swing, 所以很快就適應過來.

自己感覺, 人們常說Android設計UI很麻煩, 但自己覺得不是太複雜,
因為Android SDK比iOS SDK多了一個功能, 就是Auto Layout,
而其方式和Java Swing的用法差不多.

不過當然, 在測試時比iOS麻煩很多, 我同一時間開了4個emulator去試,
而實體機我只有一部ASUS的TF101, 所以不知真正落實體電話後的效果如何.
請各位多多回報問題及建議

本專案位置: https://github.com/wanleung/Stroke5Keyboard-android
以GPL3.0或以上版本的授權方式, 以本人的公司LinkOmnia Ltd的名義發佈.

Android app on Google Play

筆順五碼詳情: http://stroke5.webnode.tw/

「筆順五碼」的由來及發展:
2003-04年間,因為要協助將軍澳一間老人護養院,為其中風院友進行上網課程,其中一個要求是教院友電郵溝通,一群長者就自行開發了只需用一隻手就可 以輸入中文字的免費中文輸入法──「筆順五碼」,及後再在將軍澳一所幼兒園,教授K3幼童中文輸入法,小朋友很開心地在電腦上打上自己的名 字,老 師們稱讚這個輸入法正切合他們教中文字安排。
由於以筆劃、筆順為基礎的輸入法,正是根據學習中文字的原則,老師們就是先要小童學寫筆劃,直是由上至下,橫是由左至右,然後依筆順將筆劃構成中文字。所 以「筆順五碼」的設計基礎正是所有中國人(不同年齡)的共通點,無需重新學習新的字型分拆原則。輸入鍵採用標準輸入區的一列五個鍵,簡單易 記,無 需貼紙。
「筆順五碼」在2003年由香港長者資訊天地的一群長者共同開發,以「N」「M」「,」 「.」「/」五個鍵按中文字的筆劃和筆順輸入中文字,並以GPL的分享版權開放原始碼發佈,及後陳曉陽先生將這輸入法加入SCIM系統,成為日後 Linux中文輸入法之一。之後有人將之移植至Windows 98及Windows XP應用,儲存在教育城網站供人下載,但現時已無法下載。
「筆順五碼」0.4版已超過八年歷史,沒有修訂維護,礙於當年Big-5中文內碼為主,及供中風長者作一般溝通之用,所以根據一般中國人的識字量,只可輸 入約4000中文字,一些香港常用字如屋「邨」,深水「埗」,「鰂」魚涌也未能輸入。但現時已普遍採用UniCode,所以有需要進行更新和 添 字,讓系統更益完善。